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环境

 
 
 

日志

 
 
关于我

也许我只是陆地上的一滴水珠,遇热升为气体,遇冷结成冰,且因动作迟缓难于溶入大海,我虽赞叹大海,但并不羡慕随意流入大海的水滴,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流入大海,不是所有的海水都来自陆上流水,但周而复始的运动岂能没有人间小唱,也许到世界的末日,一切向上升腾,向下流淌的人间的喜恕哀乐,都会以最最公证的答案,划上一个大大句号。由此,使我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又颇为深远的道理,那就是,人生最难的不是在人前叱咤风云,而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

网易考拉推荐

2011乌江行  

2011-08-26 20:54:5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昨晚18:40在贵阳基地上车去乌江,一路风光不错,贵州这些年是大有改观,我睁大眼睛也很难找到光秃秃的山坡,感觉绿色已复盖了整个云贵高源,尽管如此,旱、涝仍连连光顾这贫脊的土地。

很快我们一行就到达乌江,晚餐吃的是乌江鱼,席间杨卫军介绍了乌江留守处的蔡加华与我认识,说他所做的工作不容易,并做出了很大成绩。我一眼瞧去就问:“当过兵?”回答是肯定的,在一问1974出生,属虎的,这就难怪啦,是该他出成绩呀。吃饭时跟加华聊起了留守处的安置情况,他告诉我,以前的局办公大楼拆后就改建了安置房,李长明就住在那栋房子里,哦,那找李长明是不用费劲啦。杨卫军在一边说:“你要是去乌江现场看了,那感触一定很深。”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xMDI4Mzk2.html2011杨卫军来贵阳

岂止,我一直对乌江记忆犹新,我的少年时代,我的青年时代都是在那度过的,包括我的青春也是在那消失的。记得十年前,基子和张德鹏开车带我去过大坝支队,看到了我曾经和父母居住过的房子,我父母工作的办公大楼和门前的蓝球场,还有那红红火火的大礼堂,记得当年只要学校一有活动,不管是董家坪的还是江南的学生都会来这大礼堂参加聚会,如今人去楼空的那份凄凉,想起就心酸。说的多么好的乌江鱼让辣椒一倒腾真的无味啦,记得十年前来乌江吃的那鱼味,至今还能感受到。

原以为住乌江电厂,一早可去刀靶知青点看看,可临时改住遵义,也好,遵义会址还是1999年6月和龙月林出差时去过,多去一次更好啊。一早驱车会址行,路上杨卫军问我,你不给石庆萍她们去个电话,那能,我就在等他的指示,这可不是我的地盘,让他自己拨通了电话,很快跟遵义的石庆萍、周汉霞、罗敏联系上啦,在会址见到了石庆萍和罗敏,周汉霞姗姗来迟,以至于在会址没能照上合影。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石庆萍、周汉霞我十年前见过,这次见面没觉她们有多大变化,只是她们倒觉得我太廋啦,天啦,十年前跟她们见面时,是冬天,穿满了我也只有90斤,如今是夏天我足足有90斤,还偏说廋,只怪我太老啦,她们不好意思说罢啦。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中餐按排在小吃店,就是原试验室的斜对面,下车就见着乌江电厂的简阳明,我原来在乌江时,就跟他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他告诉我,老婆黄辉也来了,黄辉是我财校同一届的校友,正好还想找她照张合影呢,没费劲愿望达成啦。饭后我自己跑到试验室原址和我们以前住的地方看了看,我结婚时的房子已经没有了,顶上有一座高架桥从我们住所的原址跨过直通乌江两岸,看起来很壮观,这就是早就听说过的横跨江南学校的高速公路。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往下望去,当年厂房支队路边的一栋热闹非凡的五层高楼也没踪影啦,取而代之的是乌江电厂的入口处大门。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这真是,时间让万物复苏,时间侵蚀着岁月,时间是生命之源,时间消融着万物。顺原路返回,见当年红极一时的中南设计院,半边墙倒着,门前杂草丛生,想起刘希夷《代悲白头翁》的里的那句:“但见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接下来我们一行驱车去了大坝支队,通过的仍然是当年我住在摩天岭上,看着建成的乌江大桥。这座桥在当年真是够风光的,所有南来北往的车都必在此经过,如今可不同啦,高速公路承载了大量的交通运输,这儿只是乌江两岸的居民自己来往的通道了。没一会到达大坝支队,下车后看到我父母当年工作的办公大楼,比十年前更破烂啦,连门、窗也没了,那蓝球场也没了,只见着一堆杂草。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往前走是当知青时每次来回必去的汽车队,见锈迹斑斑铁门里布满了半人高的杂草,一堆破车停在里面,无人问津。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侧头见旁边宿舍里有人,记得89年我还带鹏鹏来此楼看过郑国强的母亲。一问才知他们是九局那边搬过来的,在那随意拍了几张相片。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返回时见当年承载着我们多少希望和梦想的大礼堂,此时已在风中摇曳,好象随时都会倒塌,心里的酸楚无法言表。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接着前往原来的居住地,没走多远到头啦,前面被一铁门拦着,见里面啥也没有,荒凉有度,圈地呀?返回时见乌江中学的门牌很醒目,拍了下来。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在返回车上的途中,看到几个人,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是八局的吗?”回答是否定的,可那人不舍,又回问一句:“你是八局的?”听声音有点耳熟,抬头看去有点象我的初中的同学,“你姓叶吗?”还没等回答,她就喊出我的名字,人生何处不相逢!刚刚在江南吃中餐时见着黄辉,我就觉得太有幸了,不曾想这幸事会接二连三的被我黄敏撞着。叶成容是我来乌江,在农民小学读书时,认识的第一个同学,从小学一直同到初中毕业,而且是同桌。从她那知道老九也住这附近。就让她呼了电话,可左等右等不见人来,杨卫军他们也等不急啦,就让叶成容上车,往返乘的路口碰面,见着老九时,心真的很乱,当年那对让人羡慕的长辨没啦,也比叶成容显老,她告诉我,这小孙子实在劳神,并一在邀请上她家坐会。此刻的时间不由我定,相互留下了电话号码,并让过路的女孩帮我们照了合影,就匆匆上路了。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来乌江的目的原本只是见知青点的战友,无意识中见着了财校的校友,小学的同学,人生的幸事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幸运的,上帝真是对我宠爱有加,感谢上帝。

没一会功夫,回到江南,在能见着乌江渡水电站的地段,杨卫军让停车,下车照了几张与乌江渡水电站的合影。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接着前往以前的办公大楼,没想到一下车就见着李长明,喊上了他的家人帮他们照了合影,并到他家参观了一下,在李长明家楼下,和杨卫军、李长明一起照了张合影。

2011乌江行 - 乐园 - 高山流水

 

孙素华的电话关机没法联系,打余润花电话,告知在养龙站,一个小时赶不过来,作罢,乌江行就此结束啦。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