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环境

 
 
 

日志

 
 
关于我

也许我只是陆地上的一滴水珠,遇热升为气体,遇冷结成冰,且因动作迟缓难于溶入大海,我虽赞叹大海,但并不羡慕随意流入大海的水滴,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流入大海,不是所有的海水都来自陆上流水,但周而复始的运动岂能没有人间小唱,也许到世界的末日,一切向上升腾,向下流淌的人间的喜恕哀乐,都会以最最公证的答案,划上一个大大句号。由此,使我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又颇为深远的道理,那就是,人生最难的不是在人前叱咤风云,而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

网易考拉推荐

望 青(杨卫军)  

2011-08-08 16:09:4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我下乡做的第一份活就是望青,但不是在晚上,而是在白天,就是在大家还没出工时,一早我就要出去,等大家出工了我就可以回来吃饭,晚上望青好象都是男孩了们做的事。
 

望    青(杨卫军) - 乐园 - 高山流水

 

望青——这个词,对曾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响应“上山下乡”伟大号召,在贵州遵义刀靶知青点务过农的吾辈人来说,应该不算陌生。由于当时我们国家尚处在计划经济年代,人们的基本生活都还实行配给制,农村的土地都还属以生产队为基本单位的集体所有,而传统耕作方法所得到的农作物产量又非常有限,因此,每逢秋收季节,为了保卫自己的劳动果实,不被“外人窃取”,各生产队都会在那一段时期内的夜晚,安排人到田间巡逻。当地人对此就俗称为“望青”。尽管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已经想不起三十六年前的具体日期了,但第一次“望青”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我依稀记得那是七五年仲秋的一个夜晚,大约是在九点钟左右吧,知青点的刘支书安排我和几个战友当晚去望青。说实话,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我一直在为几次申请入团未果,而什么开拖拉机、抽水、打铁、放牛呀等稍有技术或轻松点的工作更是与己无缘的事,心中存有一大堆的抱怨和不满。所以,当时在得知被允许参与望青工作时,真的是兴奋有加,激动万分。不觉得心底里的那种被组织认同、信任的“神圣”感由然而生!我记得是和“四毛”分在一个组,而且俩人都是第一次从事望青工作,在“兴奋过度”和“光荣神圣感”的相伴之下,我们根本就没丝毫的睡意,一会儿伴着朦胧的月色,往返走在田梗小道上认真巡逻;一会儿对着满天的繁星,躺在苞谷地里和着蛙鸣吹口琴;一会儿又背靠着山边的小树,相对而坐天南海北谈古论今……。我们忘记了时间,甚至感觉不到身上的衣裳已悄悄被露水打湿,只是偶而断续从远处飘来烧烤苞谷的香味,才让我们似乎感觉到了肚中的饥咕声。在不知不觉中,天边已经浮出了鱼肚白,我们又迎来了新一天的生活,当我们返回宿舍时,才知别组的战友们,早就溜回来进入梦乡了,只是我们俩实实在在傻傻地在田间待了一宿。我那时就在想,下次我也要学他们一样,早早地就溜回宿舍休息,可惜从此我再没有过这样的机会了……。

                                                                                                              杨卫军 

                                                                                                       2011年7月28日于南托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