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环境

 
 
 

日志

 
 
关于我

也许我只是陆地上的一滴水珠,遇热升为气体,遇冷结成冰,且因动作迟缓难于溶入大海,我虽赞叹大海,但并不羡慕随意流入大海的水滴,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流入大海,不是所有的海水都来自陆上流水,但周而复始的运动岂能没有人间小唱,也许到世界的末日,一切向上升腾,向下流淌的人间的喜恕哀乐,都会以最最公证的答案,划上一个大大句号。由此,使我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又颇为深远的道理,那就是,人生最难的不是在人前叱咤风云,而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

网易考拉推荐

同桌的她  

2011-09-02 15:51:2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桌的她 - 乐园 - 高山流水

    再次见到小学同到初中的同学叶成容,纯属偶然,这样的机率也许只有我才能碰上吧。记得高中毕业那年,我去老君关买米,看到叶成容在她家门口,就进去坐了一会,聊了些过去的同学的去向,她告诉我,她快要结婚了,我问了男方是谁,她说我也认识,“何正容”哦,也是我的中学同学。那年代结婚这词听起来真的很陌生,从来没有想过结婚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我问叶成容:何对你好吗?她没正面回答,只说是家里定的。何正容上学时总是迟到,成绩也不好,叶成容会跟他?我没想明白。没想到那次别离到这次相见,中间相隔了36年,可想青春不在啦,光阴怎能重来?

     那天去乌江,要不是秦春跃想到大坝支队原址看看,我是不会提此要求的,没曾想我的收获最大,不仅见着了我的同桌叶成容还见到了老九,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大名叫王发志,当年她那对大辫子,多让人羡慕,我要是打电话告诉卞英这事,她不定多高兴呢,我83年离开乌江后,先后回过8次乌江,每次电话告诉卞英这事,她都要问见到老九和刘庭先了吗?这次算是有答复了。因我是随行,时间不由我定,与她俩相互留了电话号码,照了张合影就道别啦。

同桌的她 - 乐园 - 高山流水

 

      回贵阳后我先后与她俩去了电话,王发志告诉我:她的孩子都在外打工,自己在家帮他们带孩子,孙子很淘气,不好带,不过她家的房子是小二层,只因那天时间太紧没能进去坐会。叶成容告诉我:她的俩个儿子都毕业于贵州大学,大儿子现在在都匀工作,已经买房成家了。小儿子在重庆工作,房子也买在那了,正在筹备结婚的事。想起那天见着叶成容居住的环境实在不佳,问她是否建房,她回答说没有这个打算了,并告知,小儿子的事她们把家底都压上啦,一问才知,重庆买房她们出了12万,12万对于一个农村家庭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大学生,心里对叶成容的一份尊敬,一种崇拜油然而生。当今社会国家欠老百姓的真的太多啦,在如此高门坎的大学收费体制下,叶成容尽然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才啦。还真没看出当年的那个何正容有这么大的能耐,只可惜他去福建打工了,没能见上。

     叶成容告诉我,她一直很想念我和卞英,她结婚后就搬到后坝来了,天啦,我和卞英就一直住在后坝呀,高中毕业后我下到刀靶,卞英下到余庆,每次卞英从余庆回来,我都会请假回来陪卞英玩几天,有时我们也会到后坝的农民家转转,看看有没有土产吃,可去过N次,居然一次也没碰上,刀靶点离家只有八公里地,只要放假我都会回来,人生原本是讲一个缘字,也许缘份没到吧。我把QQ号告诉了叶成容,让她的儿子加上我,在我的空间里有卞英和很多同学的相片,不知她看后还能想起几人?

 

     同桌的她 - 乐园 - 高山流水

同桌的她 - 乐园 - 高山流水

大儿子何天伦

同桌的她 - 乐园 - 高山流水

                                                                                        小儿子何天旭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