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环境

 
 
 

日志

 
 
关于我

也许我只是陆地上的一滴水珠,遇热升为气体,遇冷结成冰,且因动作迟缓难于溶入大海,我虽赞叹大海,但并不羡慕随意流入大海的水滴,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流入大海,不是所有的海水都来自陆上流水,但周而复始的运动岂能没有人间小唱,也许到世界的末日,一切向上升腾,向下流淌的人间的喜恕哀乐,都会以最最公证的答案,划上一个大大句号。由此,使我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又颇为深远的道理,那就是,人生最难的不是在人前叱咤风云,而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班友邢凯  

2012-08-16 08:01:3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班友邢凯 - 乐园 - 高山流水

                                      在甲秀楼的茶室用我的相机帮邢凯拍了张个照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wODY5NTU2.html2011邢凯来贵阳

    邢凯是第一批下到刀靶知青点的,我75年下去时,分班就跟他一个班,是当时的二班。那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我们,面对人生、面对社会一无所知,只知道到农村去是我们的唯一选择。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全国象我们那几届的中学生谁不是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农村滚打过几年。

       刚下去时,面对陌生的山村、面对简陋的生活环境、面对枯燥无味的农活,我无所云、无所想,心里有点恐惧,不知何日是尽头。好在班上有一个性格开朗的邢凯,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穷快活。在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归的忙碌劳动中,有这么一个开心果在班中说笑着,班上的气氛活跃又有节奏,班友们的劳动潜力也都充分发挥出来,活路也完成的既快又好。初春的一天,乍暖还凉,我比其他战友多穿了一件上衣,那天是开茶山,到地头后,班长让我们大家排成一行,各自拉开一锄头把的距离开工。挖着挖着我就落后了,心里着急,使劲往前赶,还差半锄头的距离时,班长喊:休息啦!我加紧往前挖,待大家坐定时,我也完成了。但背上的汗贴紧了我的内衣,我顺势将外衣脱下,想都没想就说了句:穿着冷,脱了热。没曾想邢凯在一边将这句话大声重复了一遍,引来了大家的轰堂大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荒唐,怎么会说出让人抓住小辫子的话,都怪邢凯多事,他不说谁会在意。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从他口中说出就具有轰动效应啦。最关键的是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很诱人,听着他的声音犹如在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很有磁性,很吸引听众。

     在一次二班评工分的会上,记得在说到我的名字时,我的初中同学孙道银给我评了9分,他说:黄敏力气不大,但敢于挑重活做,劳动态度端正......这边话音还没落,就听邢凯在那边大声说:同意,两字。由此开始至1979年从农村上来,我的出工工分就定格在了9分,偶尔也得过9.5分。在此感谢我的同学孙道银,和邢凯的高声认同,也感谢二班全体班友的支持。

2011年7月我在贵阳和第三批知青何平芳开群后,我的第二批战友石庆萍把邢凯呼进了刀靶知青群,巧的是邢凯正好来贵阳出差,约上见了面。虽然在此期间我们相遇过多次, 2005年在长沙还遇见过。一晃6年过去了,这次见面,我感觉很失落,当年那么风光的小生,这会就真是一个准老头啦,岁月真是无情呀!“你怎么还那么瘦小?”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卡着啦,记得2001年在长沙遇到时,他的第一句话也是:“怎么还这么瘦,还挂上个眼睛啦。” “怎么着,走着、走着,你就走进了弱势群体。”我也很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与他到甲秀楼的茶室一起等第一批的知青彭宏尤,说:“喝什么茶?我请。”声音还是那么洪亮。NO,我告诉他,胃才做了个小手术,不能喝茶,自己请便。接着他说起了他的家人,我才知道他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他的现任夫人对他和他母亲都很好。并对我说:“二婚没什么不好,看我就过的不错,你也赶快呀!”是呀,男人跟女人的差别就是大呀。不知道他的过往有多少坎坷,也不知道他的将来会是如何,但在2011年7月23日这个时刻,他的笑脸是真实的、是幸福的。接着他让我看了他相机里夫人和他母亲的相片,以及他到台湾游的相片,不错,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个快乐的大丈夫。他还告诉我,这些年都在各地出差,全中国走遍了,让我好羡慕。 

我的班友邢凯 - 乐园 - 高山流水

战友们: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我的班友邢凯 - 乐园 - 高山流水

                                                                                  战友们: 台湾回归指日可待

 我一直知道他是一个很有文才的人,我请他帮我写点当年上山下乡的感受或者回忆放到群共享文档。他告诉我,他们第一批知青下乡时,他还做为知青代表,上台表决心呢。可现在说起,真觉幼稚。是呀!那个时代的我们,能知道社会向哪发展,会知道扎根农村干革命,只是一句空话吗?可此时我还真怀念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邢凯在知青点出口成章,招来多少听众,让多少少男、少女开怀大笑。他走到那播到那的笑话,无时无刻不在刀靶知青的口中传播,他那洪亮的声音犹如优美的旋律,回荡在那个时代的上空。包括他被刘支书差来差去的喊着去做这做那,也能被他变着调的编出花样来插播......,刘支书有时也会笑言:这个邢凯,咋个就没点正经的。

我的班友邢凯 - 乐园 - 高山流水

                 和邢凯、彭宏尤在甲秀楼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