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环境

 
 
 

日志

 
 
关于我

也许我只是陆地上的一滴水珠,遇热升为气体,遇冷结成冰,且因动作迟缓难于溶入大海,我虽赞叹大海,但并不羡慕随意流入大海的水滴,不是所有的水滴都要流入大海,不是所有的海水都来自陆上流水,但周而复始的运动岂能没有人间小唱,也许到世界的末日,一切向上升腾,向下流淌的人间的喜恕哀乐,都会以最最公证的答案,划上一个大大句号。由此,使我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又颇为深远的道理,那就是,人生最难的不是在人前叱咤风云,而是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

网易考拉推荐

“京山大观园”觅踪  

2015-03-04 16:28:16|  分类: 父辈的旗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哇,网上一收,找到我家老祖屋一说,要不还真不知道我爷爷名叫黄照楚,祖籍江西

    /罗月 李文华   

    1784年,曹雪芹《红楼梦》成书,书中元妃为省亲大别墅题名大观园,诗曰: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半个世纪过后,1835年,京山孙桥黄家历时五年建成黄家庄园,规模宏大,设计精巧,建筑考究,工艺精湛,后被人称为京山的大观园,为孙桥之大观,闻名遐迩。时过境迁,孙桥境内嘉靖贡米的传说源远流长,明代进士郝敬碑墓犹存,革命老人张文秋故居风雨凭吊,只遗黄家庄园几成传说,湮灭无迹,只能从黄氏后人和文史专家、学者的只言片语中,窥探一二,实在可惜。

  611日一大早,天气晴朗,官桥铺村六组退休小学教师高宏金正在屋前翻晒小麦,地面上古朴的青砖,条形方石,在阳光下隐隐透着古老的清幽。作为黄家庄园黄氏第18代,他和妻子黄在瑜(黄氏第17孙黄兆楚的大女儿)所居住的村庄正是当年黄家庄园的所在。绿树掩映的村庄,红瓦白墙的小楼点缀其中,一派现代气息。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高家屋后不远,有一排整齐的平房,高老师介绍,瓦房正是当年用黄家庄园所拆石料而建,门楣、门体、门槛一体均是从庄园房子上拆下来的。走进细看,雕花的石鼓、石墩、精刻狮子滚绣球的门楣、巨型的方砖条石,依然可以让我们想象当年京山大观园的恢弘华美气概。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百年繁盛起高楼
  在中国,建筑往往与人密不可分。一座建筑往往是一个家族的故事,正如大观园之于贾家,乔家大院之于乔家,牟氏庄园之于牟家。中国人大都视房屋为安身立命之本,千百年来,民居建筑多被赋以家族兴旺发达的象征之意,许多人一旦事业有成,无不维修祖居建筑、宗祠或建造精美的住宅光耀门庭。黄家岭上的黄家人也未能免俗。黄家庄园正是黄氏家族鼎盛时所建,一个半世纪的光阴里,它的兴衰也演绎了一部黄氏家族命运变迁的传奇。

  黄氏祖籍江西,后迁至京山。说到黄家的兴起,黄家后人至今不掩其自豪。三篇锦绣文章起家,兴家建业四百年的一句老话,道出了黄家的传奇起家史。相传,黄氏第五代孙黄振邦,因得罪县令被诬告三年抗税不交,被打入大牢,凭着其一纸诉状和两篇文章,成功洗脱罪名,冤情得申,诬告县令则被罢官。封建社会,一个官民对立的官司,得此峰回路转,个中情状可称传奇,可惜年代久远,三篇文章不得可见,官司详情亦不可知。但或有感于此,诗书传家之精神在黄家一脉相传。

  19世纪中期,黄家在京山已至九代。世代诗书传家,经营仕途,朝中为官者众多,广置田地,家中财富雄厚,成为一方豪族大家。此时的黄家有良田十万余亩,地跨京山、钟祥、天门等周边县市,可谓人走万里不饮别人水,马行千里不吃别家草,黄氏富足可见一斑。

  建造黄家庄园的为黄家的一位正四品武官,人称武举三大人。得称武举三大人,也有一番典故。首因其是武举出生,兼有三大特征;一是身材高大,有两米之高;二是饭量惊人,一顿早饭,须十根油条,十个鸡蛋,一升炒米;三是力气大,据传练功所用大刀162斤。武举三大人,因保国安民有功,朝廷给假一年,遂决定建造黄家庄园。他专程请人从北京绘制了图纸,从江西运回了上等石料,从湖南购进湘杉,募集各种能工巧匠一百多名,在官桥黄家岭一字并开18个窑厂,烧制建房所需各种砖瓦。

  18358月,择吉日,黄家庄园正式动工,工地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接号上工,鸣锣开饭。先建正屋,三年建成,后建偏屋,两年始得,前后五年竣工。整个庄园占地二十余亩,庭院层叠,环环相扣,房间不计其数,外人进入,无人引导则很难走出。庄园建有七个大门,门上各雕有一出戏剧,人物精雕细琢,惟妙惟肖,其中,最大的一个大门内有天井四十九个,这就是后来黄家庄园被人称为四十九天井庄园的缘由。门口建有石鼓墩、上马石、石马槽,每个马槽皆长五尺,宽二尺,两头雕有石猴,可供拴马。屋内雕梁画栋,纹饰精美,栩栩如生。园内后花园桃花、牡丹、荷花、桂花、梅花等四季鲜花盛开,假山、亭台、楼阁美不胜收。整个庄园建造,集当时建筑、绘画、雕刻工艺之大成,完工后曾轰动一方,后被人称之为京山大观园。此后百年间,黄氏家族蒸蒸日上。

  一朝湮灭无觅处
  家国一体,一个家族的兴衰总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时过境迁,晚清之后,中国逐渐衰落,国家风雨飘摇,社会动荡不安,诗书、仕途传家的黄家也开始没落,但在京山仍不失为一方大家族。此时京山境内盗贼四起,烧杀抢掠,闹得民不聊生,其中尤以杨集磨棋观的桂老九、赵大发和辽角山的汪幺、白鹏两股土匪声势最大,经常对孙桥一带的老百姓烧杀、抢劫。国民政府多次进行围剿,均未能剿灭。黄家作为当地的大地主,也深受匪患之害。恰逢黄家第16代孙黄雨山掌家。他早年留学日本,颇有见地,回国后,见时局不安,遂不愿为官,不闻政治,安守祖业,但长于交际,交友众多。见匪患猖獗,深感其一日不除,难保一方安宁,遂决定和政府一道联合剿匪,出资组织兵士一千余人,一举剿灭了辽角山的匪患。

  辽角山匪患剿灭后,黄雨山又受命与杨集磨角观土匪交涉招降事宜。多次交涉无果后,土匪对黄家剿匪怀恨在心,又觊觎黄家财产,于一九三零年阴历六月初四,集结匪徒三百余人,前往黄家庄园,支起三脚架,用石墩撞开大门,大肆强掠财物,抢劫过后,用煤油泼洒,燃起大火,扬长而去。火光染红了黄家岭的天际,因庄园面积太大,大火三天三夜才得以扑灭。遭此大劫,京山大观园大部分建筑付诸一炬,只残存下少量房屋。

  匪患过后,黄家江河日下。随后,日本侵华战争开始,黄家部分有识之士远走他乡。黄家嫡脉仍坚守祖业,此时黄雨山二子均已长大。大儿子黄照楚早年求学于北京的外国语专门学校,毕业后娶其同学天门人蒋婉婷,回乡后,在黄家庄园设立私立学堂,开课授学。二儿子黄熙楚武汉求学后,回乡从政,曾任国民政府的京山县党部成员,积极抗日。在孙桥至今流传其秘密救助美国飞行员的故事。1944年,美国一战斗机在武汉参加对日寇的战斗中被击中,飞行员负伤跳伞后降落孙桥,被黄熙楚所救,帮其躲过了日军搜查,后经精通外语的大哥黄照楚翻译沟通,黄熙楚亲自带领武装人员将其秘密护送至当时的老河口军用机场。分别之际,美国飞行员将一枚戒指留给其作为了纪念,据传戒指现仍在黄家后人手中。

  解放后,黄照楚、黄熙楚作为大地主均被枪毙。黄家庄园没收归公,部分房子分给了当地的穷人,有些则作为了人民公社的办公场所。黄家嫡系一脉中黄照楚的两子求学后,留居湖南工作,黄熙楚五子则迁居武汉。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黄照楚 的两子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黄熙楚的五个子女
  文革期间,为配合政治斗争的需要,毁损后的黄家庄园被称为四百年罪恶之家,再次声名鹊起,作为忆苦思甜的反面教育基地,开展阶级教育。在县博物馆至今保留着一组黄家庄园的黑白照片,拍摄于文革期间,照片中,原黄家丫鬟瞿世英在黄家庄园的荷花池、槐树塘、牡丹亭、干爷树等遗迹前向前来的络绎不绝的参观者讲述辛酸血泪史。时至今日,瞿世英老人已过世,很多事情也再不能知。


  再至七十年代中期,在一场新农村建设中,人们拆除了这个庄园仅存的房屋,用拆下来的青砖、石料作门面墙体,建设了一排整齐的瓦房,就是前文中高家屋后的瓦房。

  历经一个半世纪的风雨洗礼,黄家岭上,昔日叹为观止的京山大观园只剩几片残留。

  悠悠至今思文化
  细数下来,黄家大观园已消失了几十年,但在一些专家、学者口中提起,总带着一种惋惜的意味,惋惜中有对其消失的遗憾,更多的是一种对文化的叹息。正如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所说:建筑是文化的记录,它是一种历史,反映着时代的步伐。千百年来,中国人精心营造自己的房子和庭院,在这一独特的空间里寄托追求,融会民族文化的精髓。

  而黄家庄园之所以能够让大家如此推崇、惦念,大概就是它的建筑、绘画、雕刻工艺中折射出的文化魅力,一砖一瓦、一门一窗都有文化交织其中。

  在风水学上来讲,黄家庄园选址和朝向也大有讲究。黄家庄园坐落的黄家岭,是虎爪山向东延伸的九大山岗中,居中且最大的一个,九岗相连,在当地就有九龟下海之说。在中国传统思想中,认为任何事都是不偏不倚,即所谓中庸之道,表现在建筑上,就是居中的思想,正所谓以中为贵。而龟作为中国吉祥四灵龙、凤、龟、麟之一,是长寿吉祥的象征。庄园坐西北而朝东南,在家居风水学上,则是民居最佳的方位,不同于皇家,坐北朝南更好一点,因自古以来便有南面为王、北面为朝的说法。

  庄园房屋以四合院为建构组合单元,院院相连,房屋大进深,多天井,布局对称。最大的大门内,有天井49个之多。在江汉平原冬夏季节分明的气候中,天井则利于夏季通风,冬季采光,使屋内夏凉冬暖。同时,雨水从天井四方屋檐落下,保持屋内地面干燥的同时,也称为四水归池,意为四方之财归于己家。庄园内房屋众多,为避免大雨时内涝,庄园地下建有沟宽可容一人通过的排水沟相连,遇水则可及时排除,再大的雨也不会积水。设计如此周密精巧,对比今日,动辄大雨,便内涝成的现代化都市,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建筑智慧。

  黄家庄园墙头采用了徽派马头墙的样式,层叠的飞檐仿佛有一种气将屋檐向上托举,壮观之余更有一种飞动轻快的韵味。同时,马头突起,在发生火灾的情况下,也可起到隔断火源的作用,而一马当先、马到成功的美好寓意更显示了黄家人读书作官的理想和追求。

  庄园修建运用了大量石料,因此石雕也成为了其一大特色。大都是浅浮雕,雕刻精妙且寓意美好。如拴马石槽上的石猴雕刻,用,取马上封侯之意;双狮滚绣球的雕刻,表示喜庆吉祥欢乐之意;仙鹤、梧桐与鹿的雕刻,则寓意鹿鹤同春,可以说,整个建筑,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处处寄托了居者的美好愿望。

  可惜的是,武举三大人的美好愿望,终究没能抵过世事变迁。尘烟散去,旧址换上新楼,只遗亲历庄园兴废的幽幽石雕,让人无尽遐想、唏嘘,流年已换,老屋不在,前尘隔海 

 “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京山大观园”觅踪 - 乐园 - 高山流水

 京山时政
原文地址: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创作部主任董瑞峰一行来我县考察作者:京山China

      5月17日,贵州金石产业园董事长何文先、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创作部主任董瑞峰、北京电影学院管理系副主任夏卫国、北京九州电影院线公司总经理李水会、北京大学古建筑学家杨子江等一行9人来我县进行投资考察。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郭志祥陪同考察。      考察组先后实地考察了虎爪山国家森林公园、绿林起义遗址、文峰网球主题公园、岭尚山河等景点,对我县良好的生态环境、深厚的文化底蕴、独特的自然景观兴趣浓厚,拟在我县投资建设黄家大庄园遗址恢复工程项目,并以此为基础将京山打造成华中地区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      黄家大庄园遗址位于我县孙桥镇黄家岭,已有400多年的沧桑历史,其建筑堪比山西乔家大院。文革期间,其主人和豪宅被称为“湖北刘文彩,荆楚大观园”,是我县一处重要历史文化景观。(杨青山 邱国胜)


黄家岭散记

文/柳风(黄曙楚)  

 

     桥米曾作为“皇室专供”名扬天下,而负责经办的是附近黄家岭的一家黄姓大地主。黄家长期与官府往来,受命负责专门征收贡米,常年分期用车马由皂钟路经荆襄驿道将贡米送往朝廷,明代朝廷为了长期享用桥米,遂给黄姓大户拨专款在黄家岭修建了一座豪华庄园,还专门配备了地方官员、家丁及武装,被后人称为黄家岭庄园。


黄家大院在京山出西门的二十里地方,离官桥街三里的黄家岭上,之所以称为黄家岭,是因为这里有远近闻名的黄家大院,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   


相传在四百多年前,黄家岭还是无名的荒岭。有两个从江夏来的黄姓人过路露宿此地,同伴暴死在荒岭上,当夜尸体暴露在荒野上。可是第二天起来看时,奇迹出现了,尸体被众多蚂蚁衔来细土,掩埋成墓。黄姓人认为这里是风水宝地,在岭上搭了一间草房,开荒种地,就定居在这里,慢慢成了富足一方的大地主。在黄家极盛时期,仅水田就有16000余亩,横跨京山和钟祥,每年收租45万余斤,佃户120余户,长工20多人,佣人20余人,房屋20余栋。    


民国时代,黄家大院达到鼎盛,当时是黄羽山当家,庄园规模宏大、布局合理、构思巧妙,庭院层层叠叠,且房中有房、院中有院,环环相扣、院院相连,共有大小天井48个,庄园石雕工艺精湛,雕刻细腻,雕龙画凤,栩栩如生。青砖瓦房,水磨地面,回旋复往,曲径通幽。庄园内还专门设有库存桥米的粮仓。门前有狮石鼓,后院古柏成荫,前后花园,百花齐放,竞芳斗艳。整个住宅如迷宫一样,据说外人进去没有熟人做向导很难自己寻出来。凡事盛极而衰,这座有着极为鲜明传统建筑特色的古代建筑群遭到了一次毁灭性的浩劫,当时黄羽山得罪了杨集磨棋观的一股占山为王的土匪,土匪对黄家大院进行毁灭性地抢劫,并将房屋泼上洋油放火烧毁了大部分庄园,保留下来的已是为数不多的房子。   


黄家大院里的人深知创业的艰辛,在极盛时期,每年都有一天全家人吃野菜,让子孙们体会到什么是穷、什么是富,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   


黄羽山有五个儿子,其中老二黄熙楚是国民党的县党部成员,也是共产党游击队县大队长,美国一战斗机在武汉对日寇的战斗中被击中,飞行员莫浩然负伤跳伞降落在离官桥埠一里处,被黄熙楚奋勇抢救下来,暗藏数日,当时有12人知道此事,日寇对他们逼问,12人无一透露。后来黄熙楚将莫浩然送到老河口上飞机回到美国,莫浩然邀他一同到美国被他谢绝,飞行员回国后又多次邀他出国定居,他终没成行。后来只好送一些金银首饰给他。   


解放后,黄熙楚为政府在京山县城做收粮工作,后来接到命令被押回官桥埠枪决,他羞于见家乡父老,走到离官桥十里的余家沙坡时坚决不走了,解押的大人只得就地枪决,等追加命令下来说不执行死刑时,已为时晚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家庄园有些房子没收归公,有些分给了当地的穷人,合作化后,全社(大队)开群众大会都是在这房子的客厅里举行的,学校、大队部、小卖部都设在这个庄园的房子里。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县文化馆的一些文人墨客配合政治斗争的需要,在那里挥毫泼墨造就出颇有名气的四百年罪恶之家黄家地主大庄园。让这个神秘而面临灭绝的庄园声名远播,让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每天远道而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一时间,成了阶级斗争教育的典范。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县里有一个大人物带着一个县委工作组在这里蹲点,想做点政绩,集中了全大队的所有的劳动力,自带吃喝,无偿地帮黄家岭人建造新农村。人们拆除了这个庄园仅存的房屋,用拆下来的青砖做门面墙体,其他墙体都是用在良田挖的泥坯砖构建的,全大队所有的劳力在那里干了一个冬天,终于建成了驴子屙屎外面光的新住宅。从外面看是一排排青砖瓦房,也颇风光,可是里面全是泥巴土墙。不过对于当时贫困的农民来说,这也算是很光彩夺目的了。   


后来又就地取材,挖地三尺地寻找庄园的地砖和青砖,用来修建了一个真正的青砖结构的大队部。在当时确实风光一时,因为别的生产队都是土砖房的大队部。   


改革开放后,黄家岭人又忙着拆除了原来“新农村”所建的房,或到官桥街上,或到责任田边,或到风水宝地建起了新颖别致的小楼。   


一阵风过去了,时间一长黄家岭的问题也慢慢暴露出来了,一是再来参观的人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最后就再没人来参观了。二是全队都集中在一个高岭上,去远处的田地里做事十分不方便,要耽误很长时间。三是都在高岭上吃水很困难,要到很远的岭下去担水,而且水质也很差。四是拆毁了庄园,破坏了生态,恶化了环境,毁灭了几百年的林木,让黄家岭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黄土坡……   


由于土法上马,没有科学的设计和质量保证,不到三年,风光一时的青砖瓦大队部也在一夜之间被大风吹垮,土崩瓦解了。


    有些颇有远见的人说,如果那个庄园当时不拆除而是修复,现在还存在,黄家岭就发了。为什么?这样一个少有的庄园,做好旅游业,旅游观光的人会络绎不绝。还会带动好些相关的业务,如餐饮,住宿、交通……黄家岭人真的会富的流油了。

  黄家岭又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